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連帶債務問題’ Category

〔記者侯千絹/屏東報導〕離婚財產清算別忘記處理信用卡!

  屏東縣政府消保官程俊最近接獲投訴,有位吳姓民眾的妻子辦理一張信用卡,並辦理一張附卡給老公,過去這張卡均按時繳款,不知什麼原因早在一年半前被停用,他未多做理會。

  今年九月初,吳姓民眾發現自己帳戶的存款被提領一空,向銀行查詢才得知,前妻積欠十八萬七千多元卡費,銀行要求他擔負連帶責任。

  吳姓民眾指控銀行未經過法院審理等程序,逕自從他的戶頭提走所有存款,已侵犯存戶的權益,要求銀行立即歸還所扣款項,並免除連帶責任。

  消保官程俊指出,銀行做法顯有不當,因為在附卡持有人是否負有連帶責任的問題尚未釐清前,即要求附卡持有人負清償責任,顯有不公,此外,銀行也不能任意從存款人的帳戶提領存款抵償欠款,需經法院等相關程序來進行。

  程俊建議,許多夫妻婚姻關係存在時,通常互為不動產保證人或為對方作設定質押,包括申請信用卡正附卡時,夫妻常負有互償的連帶責任,一旦婚姻關係結束,務必要申請免除連帶責任,避免離婚後再為財務問題撕破臉。

  一位銀行經理指出,一般銀行必須取得法院的判決或支付命令,才能進行扣款,且要進行扣款前都必須知會當事人,維護顧客權益。

附卡不須連帶還債 有判例

  正附卡的債務清償責任糾紛層出不窮,由於法院對於附卡持卡人需對正卡負連帶責任的做法,已認為違反定型化契約精神,因此銀行單方的責任認定顯然無效。

  以高高屏地區法院最近判例來看,正卡人需負起附卡人的債務,附卡人則只需負責自己的消費金額。

廣告

Read Full Post »

〔記者楊政郡/台中報導〕只憑借據影本,就要向保人的遺腹子索債,地院判決銀行敗訴。

永豐銀行以81年間貸款借據影本,去年向法院請求姚姓單親媽媽及11歲遺腹子清償,姚女接到支付命令懊惱又緊張,銀行告知其廖姓丈夫在世時當保人,應清償本金、利息及違約金共600萬元。台中地院判決永豐銀行敗訴,法官表示銀行只有借據影本,拿不出正本且無法證明保證人廖某簽名是「真的」,請求沒有依據。

姚姓女子獲知勝訴,總算放下心中大石,她說,86年與經營家具業的廖某結婚不到3個月,廖某即因肝癌過世,留下遺腹子,她身兼父職養大孩子,從未聽先生說過曾當保人,且先生家無恆產如何當保人?在此之前,也未收到銀行任何催收、信函通知等,97年突然接到法院支付命令,要她及11歲的孩子支付本金200萬及84年3月起年息9.75%的利息,及至清償為止的利息之20%違約金,總計近600萬元。

姚女說,她找到先生的姊妹,到台北找債務人洪某,洪某表示根本不認識其先生,趕緊找律師幫忙打官司。訴訟中,洪某指稱當初簽借據時,借據上並沒有廖的簽名。不過影本上的簽名,洪某供稱是他所簽。

判決書指出,銀行拿出2張借據,有廖某擔任保證人的簽名,但都是影本,姚女否認簽名為事實,銀行應負舉證責任,至今銀行無法提出原本,或證明保證人簽名為真正。審酌借據及廖某結婚證書上簽名,以肉眼難以判斷兩者一致,無法證明廖某是該貸款的連帶保證人,永豐銀行所請駁回。

Read Full Post »

【工商時報/薛孟杰】

立委徐中雄在立院上會期,提案要求金管會取消現行信用卡定型化契約中,信用卡附卡持卡人須對正卡持卡人卡債負連帶清償責任的規定,金管會今將開會討論。

徐中雄表示,該契約導致不少附卡持卡人背負莫名卡債,金管會在從善如流之際,亦應同意追溯適用,赦免因該契約受害的附卡持卡人。

徐中雄辦公室近期收到許多民眾陳情,強調因使用信用卡附卡,刷卡雖很節制,卻因正卡持卡人積欠卡債,拒絕出面償還,銀行即轉而要求附卡持卡人償還,相當不合理。徐中雄要求金管會廢止該條款,取消附卡持卡人的連帶清償責任。

據瞭解,金管會徵詢各發卡銀行意見後,同意取消定型化契約中該規定。但是,正卡持卡人原有的應付帳款若未全額繳清,附卡持卡人仍須依照契約約定,負連帶清償責任。

徐中雄則質疑,金管會這是為德不卒、修法留下尾巴。

除此之外,金管會今日還將討論徐中雄的其它提案。首先,各發卡銀行目前計算信用卡循環利息計息的起算日標準不一,有的是刷卡日、有的是結帳日,另外有銀行以持卡人應款繳截止日計算,不同起算日導致循環利息多寡「差很多」,他因此提案統一改為「應繳款截止日」,以求公平。

另外,信用卡發卡銀行在通知持卡人將片面修改信用卡契約的同時,都會註明,若持卡人不同意修改契約,將與持卡人解約。不過,許多持卡人因還有卡債待還,擔心銀行解約後,無力一次清償卡債,被迫接受銀行換約的要求。

徐中雄則認為,銀行片面修改契約、不應以「剪卡」威脅持卡人,他提案,持卡人若不同意銀行修改契約,雙方契約雖因此解除,但持卡人仍可繼續依照修訂前的契約償還卡債,不必為無力一次清償完畢卡債而擔憂。

Read Full Post »

〔記者王孟倫/台北報導〕金管會昨公布最新修訂「信用卡定型化契約應記載與不得記載事項」草案,明定信用卡發卡機構不得在契約中,要求附卡持卡人對正卡持卡人所生債務負連帶責任。

該草案新規定有「九要」、「五不」,即信用卡的定型化契約必須記載的九大事項,與不得記載的五大事項,讓持卡人與發卡行間的權利義務可以更明確。

金管會表示,有關持卡人與發卡機構雙方權利義務規範,尚未制定契約應記載或不得記載事項,因此,依據消費者保護法第十七條,訂出該項草案。

在「五大不得記載事項」中,包括:不得記載附卡持卡人應對正卡持卡人所生債務負連帶責任,不得記載契約審閱期少於七日,不得記載將當期消費帳款、利息與各項費用計入循環信用利息,不得記載發卡機構之廣告及發卡機構、持卡人間的口頭約定不構成契約內容等,以及不得記載違反法律強制禁止規定或違反誠信公平條款。

在「九大應記載事項」,包括:應規定持卡人可主動要求調高或降低信用額度,規定持卡人在國外刷卡交易的匯率計算及手續費收取方式,刷卡退貨及取消交易處理方式,規定刷卡消費帳款有疑義時的處理程序,規定卡片遺失、遭竊等掛失處理,規定持卡人的溢繳款項可抵付消費帳款或返還等。

Read Full Post »

財經中心/綜合報導

信用卡正卡持卡人不付卡債,附卡持卡人可要小心了,因為銀行會轉向附卡持卡人要錢,銀行追討的手段,甚至還會害附卡持卡人丟了工作,就有受害人出來抗議,銀行實在做的太過份。

20多歲林先生在青少年時期父親曾幫他辦了一張信用卡的附卡,但是持正卡的父親後來欠了一堆卡債,銀行改向持附卡的他討債,但是林先生一次都沒用過那張附卡,現在卻因為他現在成年了,必須父債子還。林先生指出,「他們是說因為你停卡的時候是94年,那時候已經滿18歲還是要負責任,但問題是附卡沒有使用過,為什麼要負連帶責任?」

而另一位王小姐也是相同的情況,持正卡的家長欠債,催款通知都寄給正卡人,但是拿附卡的她根本不知道,卻在停卡4年後被討債,銀行打公司電話逼的她快離職了。王小姐指出,「他們說要強制扣我薪水,然後我們公司覺得不接受扣款這種條件,所以他說如果我沒有解決的話,就是要我自動離職。」

他們都是信用卡條文上規定的正卡持卡人不付錢,那附卡持卡人要負連帶清償責任的受害人,不止父債子還,甚至有離婚的妻子,因為當時曾有先生的附卡,卻因為前夫卡債付不出,妻子的房子要被拍賣。

高雄市的消保會最近接到一堆投訴,要求政府能正視這個問題,並修改法規,別讓弱勢的附卡持卡人成了銀行的待宰羔羊。(新聞來源:東森新聞楊祐彰)

Read Full Post »

【自由時報/李靚慧】

沉寂了一段時間的銀行電話行銷信用卡預借現金,近來又悄悄重出江湖,只不過,銀行祭出「降信用額度換現金」的方式,依據持卡人的可用餘額,預先設定借款金額,只要持卡人同意,申請一天後,就可將還沒使用到的刷卡額度「貸」出來。

去年10月2日,金管會以一紙公文,通令各銀行「不得對信用卡預借現金功能進行行銷」,今年農曆年後,更將該函令擴大解釋至「餘額代償」的業務範圍;但因為市場消費緊縮、刷卡金額持續下滑,金管會此舉,讓許多積極推廣預借現金業務的銀行傻眼,不過,卻也解救了許多不斷被銀行電話騷擾,詢問「要不要借錢」的民眾,好一陣子耳根清淨不少。

避免金管會找麻煩

部份銀行為避免金管會找麻煩,今年以來已全面停止利用電話行銷向信用卡戶推銷各類貸款業務,不過,最近一、二個月,部分民眾發現,詢問「要不要借錢」的電話,似乎又有死灰復燃的跡象;部分以消金業務為主的本國、外商銀行,又開始以簡訊、專人撥打電話的方式,密集詢問持卡人「要不要借錢」。

某家流通卡數排名前五大的發卡銀行,近來就針對該行「較少刷卡」、「有較大可用額度」的信用卡持卡人,以電話詢問是否有資金需求?如果持卡人需要,就可將信用卡額度一筆借出。

以某甲為例,他在該行的信用卡額度為27萬元,該銀行告知「因為很少在用」,可以讓他一次借出25萬元、年利率10.5%;如果選擇36期攤還,每月還款8,126元,但必須將信用卡額度調降為五萬元,等於是「降信用額度換現金」,信用卡也還可繼續使用,只是額度大幅降低。

據了解,金管會雖然禁止電話行銷預借現金、餘額代償,卻沒有禁止電話行銷小額信貸,發卡銀行雖然鎖定信用卡持卡人的額度行銷,卻告知「信用卡額度轉出來的現金,掛在貸款帳上,不掛在循環餘額」,閃避了金管會公文的規定,讓有資金需求的民眾,又有了快速借到錢的因應對策。

Read Full Post »

(中央社記者陳朝福高雄26日電)

1名鄭小姐表示她是丈夫信用卡附卡持卡人,卻被銀行要求負起債務連帶清償責任,房子面臨將遭法院法拍命運。她上午前往該銀行高雄苓雅分行抗議,行方派人出面說明,允諾解決。

台灣消費者保護協會祕書長呂英瑋與多名志工上午陪同鄭小姐,前往該銀行高雄苓雅分行舉大字報抗議,行方由信用卡中心協理郭玉程出面協調。

鄭小姐表示,她是丈夫信用卡的附卡持卡人,丈夫在民國94年11月間不顧她的反對,持卡向聯邦銀行預借現金新台幣40萬元,累積至今將近50萬元,夫妻為此失和分居。

她說,每次繳交自己消費金額時,行方都按正、附卡的消費比例沖帳,導致一直積欠款項,行方且不向正卡人催討欠帳,反轉向附卡持卡人催收,並取得附卡持卡人的債權憑證,進行房屋法拍程序。

呂英瑋表示,附卡持卡人必須負正卡債務連帶責任相當不公平,且附卡持卡人大都為經濟上無法自主的弱勢,要連帶負正卡債務清償責任並不合情理。

呂英瑋指出,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已完成信用卡修正條款草案,通過「信用卡附卡持卡人除明示同意就正卡持卡人使用信用卡所生應負帳款任外,僅就使用附卡所生應負帳款負清償責任」。

他說,修正條款草案雖然尚未正式公布實施,但已形成各界共識,並成為各業者所遵循的法則。

郭玉程表示,行方多年來已不執行附卡持卡人負正卡債務連帶責任措施,在催收時也會釐清正卡持卡人或附卡持卡人的消費金額,如果不是附卡持卡人的消費額,就不會向附卡持卡人收帳。

郭玉程認為,這起案子可能是多年前法務人員辦理催收時的失誤,將再查清楚後妥善解決,如果非鄭小姐的責任,就會撤銷。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